快捷搜索:

踟蹰张冠道

踟蹰张冠道

已经半个世纪了

我依旧沉醉于翰墨的喜悦

确切来说,不是英语,不是俄语

是汉字,是仓颉的字

那么长光阴了

我荣耀,当初没有学好外语

以致,没有学好更多的方言

一小我,一个期间

甚至一个夷易近族,一个国家

都要纯挚的快乐

不要太杂

不要决裂

星空之下

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眇小

这一刻

我泣如雨下

以致,我忘了这是夏夜

凤凰花已经开遍了大年夜街冷巷

我一如既往专注于自己的手艺

废弃的古代汉语

颠末一番削剥,打磨,上漆

必然面貌一新

有些人,不论握别多久

依然一见如故

(照相/希墨 诗/吴再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